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京十大恐怖之地-【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3:12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第一、龙脖子路(古战场),真是阴森恐怖路是又弯又长,两边是树和草要不就是石壁,老长的路(真长,小汽车要开好一会儿)居然没有一个路灯,树枝把天遮的严严实实,不漏一丝月光。亏得我是坐车里的,不然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这些年发生在这条路上的分尸案和离奇车祸让这里更恐怖.中山陵的无梁殿极阴之地!里面供奉者民国,烈士,整个大殿竟然没有梁,这种结构在中国的风水学上就是阴宅,再又供奉着那么多磁场极强的英魂,不要说深更半夜,就是大白天你站在大殿中央也会有不寒而栗的感觉。如果你敢深夜12点站到那里,你不被阴死也会被吓死~~~~

中山陵发生的故事

说有个学生半夜睡不着打算骑车上中山陵找个地方睡觉(南京夏天特别热,他学校离中山陵近)在上山的路上有一段路特别黑,心里有点寒寒的,就想低头猛踩脚踏冲过去。但是在路上他好像听到后面也有踩脚踏的声音,回头的时候又看不到什么。这种情况连续出现了好几次,而且在路过一片墓地的时候。他看到那里有一群白衣人在聚会。他心想不会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正好看到前面有出租车的车尾发出的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拼了命的朝那光追去。

找到了凉快的地方后准备睡觉,但是路上发生的事情让他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心想还是回去了。

当他再次路过那片墓地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往墓地的那个方向看了看,他看到一个长发的白衣人正望着,正冲他笑。当时他的魂都没了,一阵旋风般的冲回宿舍。

事后据说中山陵的一个大爷也证实了白衣人的事。这个故事在那年流传的很广。

我再说一个中山陵的

经常有人晚上开车上山兜风,有一天,有人开车在山路上,突然看见一辆面包车,玻璃都是碎的,驾驶室也没有人,车就在路上行驶着.

也说个姨父年轻时的故事吧。那是70年代吧他在一个工厂三班倒,仗着年轻身强力壮对这种事情并不在意,有次他们单位来了三个哥们到他家去玩,大约九十点钟要走,出于礼貌他送客一直送到了中山门附近的前湖边上,然后停了下来花些玩笑。我姨父是背对着前湖,其他三人或多或少是面朝湖面的,突然那三人就没了声音,目光惊恐地看着水面,我姨父不以为然地回过身,就看到一个白影在水面上飘着……然后四人做鸟兽散。第二天全部发高烧。后来那三个同事再也没去姨父家玩过。

中山门至卫岗那段路,相信喜欢鬼话的南京朋友都不会陌生,那条路上的传说太多了,什么五路车惊魂,马路幽灵之类。从科学角度讲,那里是分别有两个大坡,斜度大,而且车流量较少,一般到了晚间司机容易麻痹,随意加快速度,又看不见坡下的情况,所以极易出事。玄学的说法就是那里原来是荒山野岭,到底是什么所在无可考证,阴气过重,因此特别容易见鬼或被找替身。按我的胡说是,从中山门出来往东至卫桥这一段的路其实风水是极好的。由新街口孙中山铜像直通往中山陵,当初在修建的时候早就有过测算,所谓中神光道,走在那里是根本可以放心大胆的。但是由这条路延伸出的几条小道,就不见的了,而且从卫岗开始,中神光道一分为二,通往中山陵的不去说了,通往卫岗的那条道却是十分凶险。我就亲有几次坐公车历险的经验,最悬的一次是白天,司机车开的凶猛,但是被后一辆超车,不得不放慢下来,结果后面那辆车就出了车祸,情况很糟糕。我妈就经常叮嘱我凡事宁慢勿快(我是超急的性子),俗话说:“赶着投胎”、“赶死”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家不可不知。

再说我外婆家住在卫岗的文化局宿舍,顾名思义,里面住的都是文化/文艺界人士,房子现在已经算老了,但是周边生活机能不错,地段也还可以,除了发了大财的,很少有搬家的。

我外婆住在沿街的一栋,夏天开着门窗睡,马路上的汽车声震耳欲聋。整栋楼南北朝向,北面临街,楼下是一排平房充当围墙,那些住平房的人家往往在南北各开一个门,方便进出。而平房的最东边,是一堵墙,和楼房联起来,形成一个死角,墙的外面就是另一个大院了,确切的说,是和另一个大院之间的空地。墙比较高,看不见另一边的情况,而且那里还长了一棵巨大的无花果树,每到夏天,果实累累可爱。小的时候总想和兄弟姐妹摘下来尝尝,但是家里人严禁(不知道为什么,摘别的就可以)。

那个死角总莫名其妙的让人感到害怕,早上还好,一过午后,太阳照不过去,就感觉阴气逼人。而我外婆家住在最里面的一个单元,也就是说,紧紧挨着死角,要上楼,非走那前面经过不可。我外婆住在四楼,楼道里没有预留的路灯。有人就从自己家拉出一条电线,接一个灯泡,利人利己。但奇怪的是安一个灯泡坏一个灯泡,十几年来,那里一直都是黑的。我们晚上上下楼,都是靠数台阶的,外面也没有路灯,我经常开玩笑说,在楼里走,闭着眼睛比睁着眼睛感觉明亮。

这是真的,闭着眼睛,因为什么都看不见,不觉得害怕,而睁着眼睛,总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气氛充斥全身,前面说过,我的胆子是很大的。但是十五岁以前就怕走那几层楼梯,每次都是急奔如飞。十五岁以后是不怕了,但走到一楼的时候,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即使是白天,也会不由自主的跳一跳,四周看看。我妈问过我为什么,我说总觉得一楼正对着单元门的那家如果开门,会有什么东西溜出来,我怕它咬我脚,先活动活动。我妈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她是有想法的,最早我就是听她和外婆姨妈一起议论楼里“不干净”。

一楼的那家其实很少时候有人住,住在文化局宿舍里的不是同事就是朋友,彼此熟悉的不得了。而那家人家更是我们家的世交,他们家属于南京的大姓,近代某个文学大家和教育家,都是这个家族的。老一辈人(指我外婆辈)是军人,高级,将领,离休后在北京休养。年轻一辈的是姐弟俩,姐姐也嫁了个北京,军官,留在北京不回来了。事实上那家的房子也只有弟弟,我们管他叫y吧,一个人住。从辈份上说我得喊他表舅(无亲戚关系,以示亲热而已),但他只比我大十多岁,我21岁的时候他不过30出头,仍然年轻漂亮的一个小伙子。

但是y的生活并不年轻漂亮,可能是父母姐姐太优秀的缘故,他就显得很平庸,按说有良好的出身和关系网,可以大展鸿途才是。可他偏偏一事无成,结交了一批酒肉朋友,过的很是颓唐,加之母亲反对他的一门婚事,他就一直挨到三十岁也没谈恋爱,我外婆说起他总是摇头叹息。

他和朋友们几乎天天在一起花天酒地,但从来不把他们带回家,总是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捣鼓些什么,也从来不开大门,连收水电费的也不放进去。经常传出奇怪的声音,好象进行装修一样。

在我21岁的那年春末,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结婚了,朋友怕他伤心,约他出去喝酒,他却没事人一样,也没有喝酒,只是和大家谈谈笑笑。他们去饭店的时候(那时候还不兴去酒吧)是黄昏,出了门头上有一群鸟飞过,大家都没在意,他感叹了一声:“好大一片乌鸦啊!”众人玩到深更半夜,再开车送他回来,就散了。

次日清晨,有人打电话给我舅舅,说是y出事了,因为没有一个亲人在南京,让我舅舅去警局处理一下。我舅舅立刻就赶去,都没敢和我外婆说,结果到了警局,警察是一问三不知,幸亏我舅舅算本地一个小名人,警察都很客气,才知道不是他们不肯说,而是他们也说不清楚。我在此转述一下事情经过,如果把大家弄糊涂了,千万别怪我。

前面说过,从卫桥到卫岗是一个大坡子,坡下看不到坡上的东西,而爬上坡子,是极短的一段平路,约200-300米左右(说错莫怪,没认真量过),说是平路,其实也是下坡,只是比较平缓,而二、三百米一过,就是一个很陡的下坡。常走这道有经验的司机都知道上坡的时候不能卯足劲开,爬到坡顶就要开始刹车,否则很容易控制不住。那里有一个公车站,每次公车都是呼啸着进站。

这天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天没完全亮,但已经泛蓝,能瞧见东西了,有一辆公交出厂车开过这,车上有一个司机和一个售票员,车在下坡的时候轧着了一个人,就是y。

对于事故经过,两个乘务员口供一致。司机经常走这段路,很有经验,没有放速度开,而在开到平地后,两个人视力都很好,前方绝对没有任何阻碍物,别说人,连车也没有一辆。不知怎的,在开到即将下坡的时候,车突然刹住了,然后司机突然冒出来一句:“不好,撞到人了。”售票员个不信,明明没有看见人,怎么会撞到。下车一看,y被轧在车轮地下,早已死亡。

y的遗像据说比较恐怖,而他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后找朋友来验尸,说不,尸检的结果说他胃里很干净,血液也很干净,没有饮酒或服用麻醉品的迹像。只能定义为自杀。但他脸上的表情(头部没有被轧着)十分安静,好象熟睡中突然死亡一样,没有任何痛苦。(!

第二:雨花台(乱葬岗加民,国刑场)。

前几年,爷爷奶奶的坟在雨花台下面的养回红村,每年上坟,我们都去坟亲家家里坐坐。我就会问他们,靠着坟山住,又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坟亲家和我说,他们倒是没碰过什么。倒是靠在坟山那条小路上,有一个小馄饨店,说是有闹鬼的事。

那个小点的店主是个河南人,贪便宜租的这个小铺子,他格成里外两间,外面做生意,里面住人。起先还好,没啥特别的。一个多月后,就开时出怪事了。那边因为靠坟山,所以晚上打烊较早,每次把门板上上后,借着微弱的光线,老板都会发现墙角做着一个老头,起先以为是没走的客人,但招呼不理,他就过去,但店老板一过去老头就没了。他就有点毛了。开着灯看看,无人。于是以为自给眼花,就休息了。

接着如是好几天,都是这样,一打烊,老头就出现,开了灯或走过去就消失。店老板在也撑不住,就打点铺盖,退房租奔了。

小时候每年清明,学校都要组织扫墓,记得有一次还是从金陵中学走到雨花台的!每次到那里就有一种无名的阴气袭来,让人不寒而栗。现在南京市的殡仪馆和火化场都在那附近,更显得阴气冲天!南京的三江学院相信大家都知道的吧,那个学校建在雨花台附近的,雨花台嘛,是烈士陵园,好象说那里还有什么万人坑之类的东西的.先声明,那个地方我没去过,不过我lg原来在那里读书的,我所写的都是他告诉我的.

三江学院阴气重是肯定的了,所以学校的建筑都是按照八卦的样式造的,在那里上学的人也都会戴护身符之类的.就是那懂八卦状的教学楼,西南角是卫生间,从上到下都是的,男厕所里有三格蹲位,用木板隔开的.学生上自习一般只允许在一楼上.有一天晚上,一个男生上自习上到一半突然想上厕所,就到一楼的厕所去,结果三格都没满了,他憋不住,就跑到二楼的厕所,一进门就看见一个长发白衣的女子(一直很费解为什么鬼都是这种打扮)坐在中间一格的档板上,似乎是吊在天花板上的.那女子看了他一眼,说“你来干什么?“那个男生第一反应是自己走错厕所了,赶紧退出来,发现自己没走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看见了什么,拔腿就跑~~~~

据说同一星期发生了两次这样的事情,学校就把那一排厕所都封起来了.我lg说故事真不真不得而知,但是厕所被封是千真万确的.

第二则故事也是发生在厕所(我也一直很费解鬼为什么那么喜欢呆在厕所里,不怕熏到吗?)

三江学院的宿舍都是有厕所的,没个楼道有,每间宿舍也有.有一天,一个男生不知道怎么想起来,大半夜不在宿舍上厕所,跑到楼道去上厕所,结果一进去就看见一个长发白衣的女子(不知道和之前的是不是同一个)背对着他在梳头,他吓得大叫一声跑回了宿舍.这人是我lg隔壁宿舍的,可信度较高.

这见鬼的哥们儿现在好象得了癌症了,快那什么了.

公主说的的的确确是真的,我就是南京三江学院的,我们的中心教学楼下面据说以前就是一个万人坑,所以在建造的时候特地地将此建成八卦状,其用来避邪镇压之用.如各位不相信可以登陆三江学院的网站查看中心教学楼的图片,在正中间就是一天弯弯的天桥,右上方是一棵很大的树,左下方是一个大圆形花坛.

公主说的闹鬼的事情是发生在c楼宿舍的二三楼厕所,当时c楼还是男生宿舍!

第三:江东门地区

因为有大屠杀纪念馆!白骨磷磷,阴气逼人!我原来就住在纪念馆不远一点,那时候学校刚建成不久,我们那届还是最先住进新校舍的,我的宿舍算起来还是全校最靠近江东门的房间,我的床还是最靠近江东门的床!!!!!!!!!!!!难怪我们那个宿舍总是闹鬼,现在想想都后怕!

讲一个大屠杀纪念馆附近的故事。

去过的人都知道,大屠杀纪念馆的围墙旁边有一家汽车修理厂,故事就发生在修理厂里。那个修理厂为了防贼,养了一只退役的军犬叫“猎虎”,非常凶猛,白天都关在笼子里,晚上等夜班门卫老毛来上班后才放出来护院,因为它只听老毛的话。

有一天,老毛照例把猎虎放在院子里,自己在门卫室里就睡了,门是虚掩的,猎虎转累了也可以自己进来。那天老毛睡着睡着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一睁眼看是猎虎,看着主人醒来,猎虎就掉头跑到门外,老毛一看赶紧拿起手电筒,猎虎半蹲在地上,对着靠近大屠杀纪念馆的那边围墙发出低低的声音,老毛想拉它一起去看看,它竟不敢动身,老毛从来没见过它这么恐惧过,平日里它可是什么人都不怕的,想了想,老毛肯定不是有什么人翻墙到院子里来了,因为那样的话,猎虎早就冲上去撕咬了。

nk免疫细胞疗法成功率

北京301医院nk细胞

301医院有没有免疫疗法的药

免疫治疗肿瘤的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