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流经村边的那条河2赎身契-(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3:51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守陵人的话,全村子的人遵守了300年。

对外一直是当做秘密,不吐露一个字。

对村子里的孩子们,怕他们嘴不严实,说漏了给村外的人知道,就编鬼话吓唬他们。

河底住着水鬼,想下河游泳,要躲开到远远的河下游,不然就会被水鬼抓住,水性再好也会被溺死。

孩子们直到了成年后,才会知道,河底住着的水鬼,其实是个300年尸身不腐的殉妃。

曾外公为了娶到真爱的曾外婆,实在凑不到钱的情况下,决定冒一回险。

他选在了正午时潜下河。

正午时,头顶一轮大太阳,光线最好,阳气也最盛。

不用担心河底郁积了300年的尸体阴气会对他造成伤害。

正午时,村中大部分人都会午睡,不睡的,也是呆在家里不出来。

没有人会看到他违背村规下河取殉妃的金饰物。

耀眼的太阳光直照在了河底,穿透了茂密的水草,照在殉妃身上,折射出了一道道金光。

憋了一口气潜到河底的曾外公,被殉妃身上的金饰物迷花了眼。

直到憋不住了,一串气泡吐出了口,才伸手摘取下了一只金钏。

回到河岸上,他将事先准备好的,厚厚的一叠剪成铜钱样的白纸点燃。

火光中,跪向河面,磕着头,口中碎念着。

他告诉殉妃的鬼魂,惊扰她并取走她的一只金钏,实在是为了满足戏班主的狮子胃口,赎回心爱之人的自由。

“我不会忘记你的成全之恩,一定会感念一生,年年的阴月都烧钱祭给你。”

可是戏班主却是个贪心的人。

当他看到金钏的时候,眼睛亮了,再看到镶嵌在金钏上的五枚大颗粒宝石时,眼睛冒出了红光。

“好,好,很好。”

把金钏掂在手中,看着直说好,就是不提交出契约纸的事情。

曾外公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戏班主想从他这里索取更多的金器。

“戏班主,照之前说好的,我已经凑足够了你要的价码了,请把契约纸给我吧。”

“不急,我还有话要问问你。”

果然,曾外公的心往下一沉。

戏班主进过镇长的豪宅,看过他那最得宠的七房姨太太戴在手臂上的一对金钏。

合在一起,也没有自己手上掂量的这只贵重。

镇长还向他炫耀,七姨太手臂上戴的一对金钏,是从一个家境走下坡路的乡绅那里收购来的古物。

听乡绅说,是从做过前朝京官的曾祖那里继承下来的家宝。

他伸出肉胖的双手,十指掰着数给戏班主听。

1根金条,3片金叶,50枚袁大头,外加800美元。

着急用钱的乡绅,迫于镇长的淫威,回绝了别人的高价收购,被镇长强压到别人出价的一半,出售了金钏。

“我是一镇之长,又是镇警署署长的连襟,还和市里开洋医院的洋院长是亲家,他敢把那对金钏卖给别人?”

镇长得意的晃着脑袋,一张胖脸,被白酒的烈度烧的通红。

戏班主看着胖成猪样的镇长,心生厌恶,不时的看向坐在镇长腿上的七姨太。

年轻漂亮的七姨太,也不时的用一双水灵的凤眼,看向比镇长年轻高大的戏班主。

白皙嫩肤的纤手,摸着戴在手臂上的金钏,指尖绕着小圈,就跟猫爪在戏班主的心里挠一样。

突然落到手上一只更大更耀眼的金钏,他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镇长的七姨太,一双美目勾着他的魂魄。

“告诉我,从哪里来的,我可是听说你东凑西凑,就是卖掉了耕牛,也凑不到我要价的三分之一。”

“我祖上传下来的,”

冷哼了一声,戏班主的脸色顿时由晴转阴。

一摆手,站在他身后一字排开的四个跟班全部上前,猫逮着耗子般,将曾外公死死的按趴在地上。

“你编瞎话可骗不了我,若老实说出这金钏的来源,我就把一纸契约给你。”

他捏着那张曾外婆进戏班子时按下红指印的契约纸,在曾外公的面前晃了晃。

“若不老实说出,我就当你是偷来的,捉贼拿脏,还要把你送去镇上的警署,关你坐牢。”

曾外公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阵势,吓的直哆嗦,结巴着,费了好半天的劲,才说清楚了金钏的来源。

河底居然沉着一笔财宝,300年间都没人去动。

要不是自己狮子大开口逼的面前这个村夫狗急了跳墙,这笔财宝还要继续沉在河底。

“真是浪费呀。”

戏班主感慨,,一群愚昧无知的村夫,被个死了的女人吓怕了300年。

又狂喜,财宝将落入他的手中,可以散了戏班子,从此吃喝不愁过足富裕的日子。

还能拿着一对金钏去送给镇长的七姨太。

背地里不被人知道,抱住那个用眼神勾引他的美人,偷欢一时。

深夜的村子,除了几声狗吠,一片安静。

被五花大绑的曾外公,领着戏班主和四个跟班,不提灯笼不举火把,借着月光悄悄的出了村。

到了他正午时潜下河的位置,将火把燃起,贴着河面照明。

戏班主命一个跟班先下水查看。

“戏班主,水下真的沉着一个女人,浑身都是金子。”

“捞,快捞上来。”

他拽过身后最近的一个跟班,就朝河里推。

“你们两个,把那女尸给我捞上来,捞上来再摘金器,尸体和金器,一件都不能落下。”

“戏班主,要那尸体有什么用处,能卖钱吗?”

“当然能卖,而且还能卖得不少钱,洋医院里的那群洋医生们可是非常乐意收购这种百年不腐的尸体。”

火把贴近河面,照见水下两个跟班的身影没入了茂密的水草丛中。

戏班主这才想起,曾外公还被五花大绑着站在旁边。

留在岸上的两个跟班麻利的给他松了绑。

“小伙子,有前途,来,这就是你争取到的。”

戏班主将曾外婆按了红指印的契约纸塞到了曾外公的手上。

“听你说过,这片山中有帝陵的存在,你的村子就是为了守陵人和他的九族血亲迁徙来此建造的。”

他一手掂着金钏,一手拍在曾外公的肩上。

“若你能带我找到帝陵的入口,合作将里面的陪葬品取出来,我会分你一杯羹的。”

曾外公没吱声,只是呆呆的看着被火把照明的一片河面。

戏班主以为他有顾虑,就耐心的开导他的木鱼脑袋,灌输一切要向钱看的思想。

直到留在岸上的两个跟班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了戏班主的长篇大论。

两个潜下水的跟班,等的时间过长,没见他们冒出水面。

火把晃过来晃过去,水下只看的到随着水流在摇摆的水草。

力荐镇江CGCT玻璃钢管发展前景展望

自进式锚杆钻机中空锚杆注浆

新型沙土装袋机沙土装袋机全自动

氧气分析仪郑州煤粉仓气体分析仪厂家

胶粘剂用白炭黑防结块白炭黑用途纺织胶辊用白炭黑供应厂家

吹干粉白炭黑纳米级白炭黑厂家吹干粉白炭黑供应商

锤式破碎机日照移动型可逆强击式破碎机产地货源

武进钢结构灯箱设计请到辰信广告

三门峡SN8PE双壁波纹管贮存一般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