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用工成本一路涨萧山农业需转型红豆杉属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2:31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用工成本一路涨萧山农业需转型

成本上涨 从15元/天跳到100元/天

丁海洋是义桥镇丁家庄村的种粮大户。从2004年起,他便开始大面积承包土地种植粮食作物,现有土地近千亩。

“这些天,我请的两对夫妻长工又在跟我谈论工资的事情了。说要涨工资,不然就不干了。现在人这么难请,我想涨就涨了吧,没其他办法。”丁海洋无奈地告诉记者。据了解,丁海洋所请的一对夫妻长工的工资已从2004年的3300元/月上涨到今年的7200元/月,也就是说,一年里,丁海洋就得支付两对夫妻长工的工钱17万多。

“工人工资上涨了不少,且年龄偏大,缺少种植技术。”有着10多年种粮经验的丁海洋对此深有体会。据他介绍,现在在他田里干活的短工年龄基本都在60岁以上,以本地人为主。一天按8小时工作时间计算,2004年的时候,一天一工只要15元,而到了去年,这个数字已经涨到了80元。今年更高,直接跳到了100元。“这还是最基础的短工,干的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像递递苗、铺铺膜什么的,比较轻松。”丁海洋告诉记者,“根据不同的工种,用工价格还各不一样。最贵的像施肥工人,每亩的用工价格就要200元。”

丁海洋说,五六月份就将进入农忙季节了,田里的施肥工人特别走俏。即便是他肯出再多的钱也不一定能请得到,所以那个时候只能请全家出动,一起帮忙干活。“有时候打算利用5天的时间收割完作物的,可是就因为请不到人,收割时间就变成了10天。而这额外的5天时间里,可能会受天气等其他不利因素的影响,导致作物的亩产降低。如果是小规模种植的农户可能还觉得没什么,可是像我这样大面积种植的,一亩减少50公斤的产量,就意味着一笔不小的损失。”丁海洋坦言。

除此之外,6月底、7月初还是田里采收大豆的时节,最忙的时候需要上百个人一起干活。若错过了大豆的采收时机,大豆的品质就会变差,营养成分也会慢慢流失。可是采收大豆的工作强度很大,很多采摘工不愿意接这活干。虽然离采收季节还有一个多月,但丁海洋已经开始担心,这么多人一下子要上哪里去找的问题了。

除了用工成本大幅度上涨之外,农业成本中的“大头”——土地承包费也跟着走高。丁海洋给记者算了笔账,目前每亩田的承包费是800元,以国家的粮食收购价178元每50公斤的价格来计算,按照晚稻亩产量为600公斤来计算,每亩晚稻可销售2100多元。除去人工费、承包费等七七八八的费用,不算上各项农资补贴、大户补贴等各类补贴,亩纯收益约为200元。而在2004年,那时候每亩田的承包费是150元,而国家粮食收购价是每50公斤102元,虽然收购价格不高,但由于承包费和人工成本都比现在低一大截,所以那时候每亩的纯收益还有400元左右。

记者从区农业局了解到,1200元至1600元/亩的土地承包费已经成为普遍现象,部分高的甚至已经达到2500元/亩,给发展农业生产带来较大压力。

用工价格只涨不跌

目前已进入春耕期,农活又多又重,王华锋很头痛,他到处寻求短工却仍无法满足需求。“工人太难招了,而且价格又很贵。”王华锋一声长叹。

王华锋是益农三围村一名大棚蔬菜种植户,管理着80多个大棚100多亩地,主要种植瓠瓜、芹菜、茄子等蔬菜。目前除了自己一家人,还有7个工人在他这里打工。“3男4女,都是长期固定的,最长的已经在我们家做了10年。”王华锋介绍,这些工人基本来自本村或者周边村里。

这几年,尽管长工数量没有多大变化,但越来越大的工资成本却让王华锋感到较吃力。“我算了一下,每个月支付的工资就超过1万元,压力太大。”王华锋说,今年工人工资平均又涨了10元,其中女工每天达到70元,男工130元,并且还包一餐中饭,“工资每年都在涨,5元、10元都涨过,但在我印象中,好像从没有下跌过。”

不仅如此,碰上农忙时节,像春耕和秋收之际,倘若碰上借用临时工,还得额外承担一笔支付。比如种芹菜时,王华锋往往都要再雇三四个人来应急,“这个是按照种植数量计算工钱的。”王华锋解释,一般种植一米长的芹菜苗,支付1.3元,“一个临时工一天大概能种一百七八十米,折算成工钱的话,就差不多200元了。”王华锋说,想想都吓人,真难接受。

据了解,益农大棚蔬菜种植所有成本中,每亩成本约在3000元,其中人力成本已经占了绝对大头,占比预计在60%——70%左右。

“种植、移栽、采摘,主要是这三个环节必须要使用人工。”王华锋说,而像化肥、农药等,也不是特别贵,而且还有补贴,因此成本总体上仍旧还不算很高。

尽管工资每年都在上涨,但工人数量却越发变得紧张,据了解,目前三围村大约仅有500名工人,大部分来自绍兴、湖南、贵州等地,其中又以流动性短工居多,因此缺工现象非常严重。“这里的工人年龄几乎都在45岁以上,很少有年轻人。”王华锋说。

工人难招

种植工:老婆嫌我干农活没本事

虽然春日并不是那么强烈,但对已经干了一上午活的周超林来说,额头却冒上了汗珠。“今天的活还行,也不是特别累。”隙间,周超林抬头望望眼前这广袤的农田,以及一个个大棚蔬菜,但脸上露出的却是迷茫和无奈,他说,打算做到月底就辞职回老家。

周超林今年24岁,老家在贵州,是一名退伍兵,目前在益农一家蔬菜公司上班,在大棚蔬菜从事一线农活。“非常能吃苦”、“忠厚老实”,这些词语都是周边人对他的评价,事实上,大家对周超林都非常认可。

“在这里已经干了一年多。”周超林说,老婆也一起过来了,暂时在附近一家工厂上班,“我们在三围村租了个房子,现在衣食住行都在村里。”周超林笑称,自己是新益农人,每天7点钟上班,下午5点多下班。

据了解,跟村里任何一个男工一样,周超林平时主要工作就是锄地、开沟、搭钢架,以及挑担、打药水等,这些相比女工的农活,自然重很多,劳动强度也大,尤其是台风或者下暴雨时,男工基本都在一线,有时候甚至夜里都得去抢收作物,这样的确很累。

在福利待遇上,周超林觉得,150元/天的工资,加上一餐中饭,这些还马马虎虎,过得去。

“若是能再高点,就更好了。”周超林笑了笑说,今年工资又涨了10元,但自己心里的价位是200元一天。

但这些都不是周超林想离开的主要原因,“老婆嫌弃我,觉得干农活的就是个农民,没地位。”周超林说,自己并不介意这份工作,但作为工人的老婆介意.,“她有时还当着外人的面数落我,说我没本事、是孬种。”周超林觉得,这太伤男人的自尊心了,为此,夫妻关系挺紧张,两人时常吵架,甚至一度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前一段时间,我跟她商量好了,与其两人经常闹纠纷,倒不如一起回老家,安安心心过日子。”周超林说,幸好老婆也同意了。

采茶工:今年涨到150元/天,很吃香

早晨6点左右,戴着帽子,脖子上盘着毛巾,腰间挂着竹篓,一切装备完毕之后,来自龙游的采茶工王海花立即进入了“状态”,和一旁采茶工的说笑声少了,而“咋、咋、咋”的采茶声却渐渐紧凑起来。

采茶虽然不是负重的工作,但也不是只要动动手指头那么轻松,不仅劳动强度大,采摘技术也是很讲究的。由于茶树跟人齐腰高,因此采摘***就得时刻都保持弯腰的姿态。“刚刚开始的时候会感到两侧腰肌酸痛,直起来活动一下后再弯下去采茶,疼痛感就更明显了。但是现在我们都觉不出酸疼来,因为已经采了快一个月了。等***全部采完停下来后,就会感到疼。”王海花说。

“这几天天气越来越热了,***长得很快,如果不及时采摘掉的话,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变老了,价格就会差很多。”王海花坦言。虽然无论采多少,固定工资都是150元/天,但和王海花心里想的一样,采茶工们普遍认为,既然老板出了钱,大家都是能多采点就多采点,不会偷懒。否则一天下来看看别人的成果,如果差太多的话,自己也没有面子。

王海花告诉记者,一天9小时工作时间内,她一般能采上8到9斤鲜叶。而一些技术更为娴熟的采茶工一天能摘上十三四斤。“现在大家日子都过得好了,不太愿意出来干这个体力活,所以从我们那出来的采茶工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的妇女,有的甚至年纪更大。但即便是这样,还是很吃香。有时候一过完年,已经有老板亲自上我们那招人了。此后至开采一直保持电话联系。有的老板甚至还悄悄给我们塞点红包,希望我们明年继续来他这里干活。”王海花透露。

“辛苦是辛苦,但今年工资涨到150元一天还是蛮高兴的,一个多月下来我们这些人也能赚4000多元!”王海花笑着说,“而且老板还要为我们提供免费的住宿,每天的餐食,以及报销来回路费,明年身体好的话,我肯定还要来‘报到’。”

记者了解到,眼下,除跟杭州及周边的茶产区抢采茶工以外,萧山还面临着跟衢州、绍兴等浙中以及浙南产区抢采茶工的局面。据业内人士介绍,像去年,采茶工的日平均工资在100元左右,最贵的也就120元,今年有些茶园最贵的采茶工已经涨到了150元/天。而且一旦到了采茶旺期,工人的工资还会再涨,那个时侯简直是一人难求。

萧山举措

提高机械化水平,或是出路

走在三围村的田间,时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幅情景,喷滴灌呈半弧状不停向各种蔬菜洒水。“这可不是简单的水,里面已经加入了药水。”村书记许天罡告诉记者,整个喷滴灌系统都埋在泥土里,并由水源、主管、滴喷管道(25mm)、闸阀、滴管和微喷头等组成,使用起来非常方便。

三围村是萧山大棚蔬菜种植集中地之一,也是近年来“农工荒”较为突出的地区。针对这一现状,早在几年以前,该村就开始推广机械化作业,减少人力劳动。据了解,在大棚蔬菜种植过程中,一般需要经过耕地、打药水、移摘、采摘等四大工序,目前三围村在耕地和打药水方面都实现了机械化,全村共有120多台微耕机,并且每个大棚都安装了喷滴灌。

据介绍,在以前,给大棚蔬菜浇水、施肥,完全依靠人工,不仅费时费力,效率低下,而且徒增不少人力;而现在,使用上喷滴灌后,每年每亩可节俭用工10人,增产20%,经济效益很可观。“这个系统属于半自动化,灌溉施肥只需打开泵和阀门即可,供水快慢经过阀门调节,肥料浓度经过进肥阀门调节,就能做到薄肥勤施,以水调肥。”许天罡说,而且人可以走开,做其他事。

至于微耕机,主要是用在耕地环节。“一个大棚半亩地,如果人工翻土的话成本至少在40元,要干上1天。”许天罡介绍,使用微耕机,只要一两个小时就耕作好了,成本仅在30元左右。因此,两种方式相比,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不仅效率高,微耕机用途还很广。比如,微耕机与其他机具相配套可从事耕作、抽水等多种作业,特别是耕牛无法耕作的荒地或板结地块,微耕机可以轻松搞定。显然,这些对农业生产都具有很大意义。

加大农业政策扶持

在浦阳镇政府的联系对接下,从去年开始,杭州金迈田种养殖有限公司开始尝试农产品进社区,这大大缩短产销环节,不仅老百姓买到了便宜新鲜的蔬菜,而且公司获得了更高的利润。双方实现了双赢,提高了社会效益。

要解决农工短缺问题,除了通过农户自身努力,还需政府出大力,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切实保障农业生产顺利进行,从而让农户享受到“红利”。比如,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对小型水利设施的投入,推进标准农田建设,改善农业生产条件;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改造低地、洼地、废地,加强低产田改造,挖掘土地资源潜力。

同时,加大农业产业化扶持资金的投入。如临浦、靖江、党湾、义蓬、坎山等镇(街)在2012年农业扶持资金基数较大的前提下今年继续保持增长幅度。义蓬街道农业产业化扶持资金达247万元,今年预计增长到300万元,涨幅近21%;党湾镇扶农资金实现三年递增,2011年为250万,2012年为300万,2013年计划330万;坎山镇计划比上年增长15%,达到120万元以上.

此外,加强粮食功能区建设。2013年萧山拟建粮食生产功能区29个,实施面积3.1万亩,计划投入建设资金3096.5万元,其中农田基础设施建设资金2215.3万元。各镇街不断加大补贴力度,出台相关的扶持政策,并以行政手段帮助种粮大户进行土地流转。如新湾街道在巩固完善好已建成的6777亩的6个省市区三级粮食功能区的基础上,规划实施好建华、共和二村的新建和扩建工作,力争新增粮食功能区面积2600亩,并配套出台相关扶持政策,以稳定播种面积、优化品种结构、提高单产水平,带动粮食产业全面提升。

厂家定制服装

北京工服定制

北京工服厂

北京公交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