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翻译神器带起最炫文言风

发布时间:2020-07-13 21:14:56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当流行歌词翻译成文言文(据网友整理)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难执子手,与吾偕老,悲哉!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君其洒泪,罪不在汝!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

吾友,汝其忆我乎?

我很丑,可我很温柔。

吾貌虽丑,其心温柔!

都是你的错,轻易爱上我。

轻恋于我,卿咎难辞。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君若天上云。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卿何多愁,谁人娶之?卿何多泪,谁人慰之?卿之长发,谁人盘之?卿之嫁衣,谁人备之?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吾长念万物皆有终了,离合有时,何物不朽!

“女汉子”翻译成文言文是什么?“安能辨我是雌雄”!

继“人艰不拆”“喜大普奔”“不明觉厉”聚合的一轮造词风潮后,网友们又借助翻译软件,掀起了另一种文字玩法,将流行语翻译成文言文,或具美感,或有喜感。

当文言文已远离大多数人的生活时,这股小风潮,从某种程度上带动了年轻人对文言文的热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回望,获得不少点赞。不过,专家们小小提了个醒儿,网络翻译“神器”只是个娱乐工具,要想正经研习文言文,恐怕还得踏实钻进故纸堆。

体验 流行语翻译不失喜感

借助翻译神器的帮忙,一些网络流行语被它翻译出来,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

比如,输入“土豪我们做朋友吧”,出来的是“富贾可为吾友乎”;“看完也是醉了”译出来简简单单三个字,“览亦醉”;“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被译成“吾与吾友皆愕然”;还有“缺爱”,用文言文表达就是“寡人倍感爱之所失”……

网友们不仅乐于将流行语翻译成文言文,还让华语流行歌曲、英文歌曲也“文言”了一把。

在英文歌曲中,网上最广为流传的是英国当红流行歌手阿黛尔的《Someone Like You》,歌名被译作“另寻沧海”,而歌词“I heard that you settled down”被译为“已闻君,诸事安康”;“I heard that your dreams came true”被译为“已闻君,得偿所想”;“Never mind,I w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 too”则被译成“毋须烦恼,终有弱水替沧海;抛却纠缠,再把相思寄巫山”……俨然一首古诗版英文金曲。

既然是电脑,并非人脑,就有“不靠谱”之时,比如同样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句话,有些翻译软件就译为“寡人与众爱卿皆瞠目结舌”,如此结果不免令人“瞠目”了。

揭秘 让机器“学习”文言名篇

在网友们使用的各种翻译软件中,一款名为百度文言文翻译器的工具,人气最旺。

“文言文翻译的推出,让大家重温旧时光,同时也变成了一个有趣好玩儿的工具,文言文不再生涩难懂,更加接地气。即使自己不了解古文,也可以通过百度翻译,让表达瞬间‘高大上’。我们希望通过这款产品,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起到积极作用。”百度产品部相关负责人说。

有网友好奇,百度文言文翻译莫非是仰仗某本文言文字典?对此,这位负责人简要道出了其中奥秘:百度翻译团队在互联网上收集海量文言文翻译数据,让机器进行“学习”,比如王勃的《滕王阁序》《诗经》等,最终生成机器翻译模型。在保证翻译结果基本正确的情况下,综合考虑古诗文的韵律、乐感、平仄声交错等规则,使翻译后的文言文朗朗上口,节奏鲜明,文采斐然。

另外,由于古文深奥精妙,为了保证翻译质量,在研发阶段,百度团队还专门招募了两名学习古代文学专业的学生,做翻译质量的评估,对翻译提供建议和意见,帮助机器翻译优化。“产品研发过程说起来简单,实则是极为复杂的技术问题。未来,我们会根据网友们的使用反馈等,进一步提升翻译内容的质量。”百度产品部工作人员说。

建议 权威翻译需从古书中找依据

面对一时兴起的“最炫文言风”,各方反应不一。

有网友点赞加感慨,“没有中文八级的功力,还真是翻译不出结构如此整齐的语句”;“能让人了解民族语言文字曾经有过的美”;“突然有种想学好文言文的冲动”。不过,也有网友直言,“不过是故弄玄虚、堆砌辞藻”;“文言文句式、章法复杂,区区翻译软件怎可得”……

在中国传媒大学语言学博士赵晓庆看来,文言文翻译软件可以作为一种有趣的娱乐方式,“通过它来学习古代的语体模式,看古人怎么说话。但真正的实用价值不太大,文言文有它的文体模式,翻译要根据这个模式来。在线翻译出来的内容,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不具有权威性。”

记者还走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肖晓晖。“把文言文翻译软件当成一个娱乐产品无可厚非,但用它翻译出来的文言文还是比较生硬,并非纯正的文言文。”在肖晓晖看来,从技术层面上讲,目前的智能翻译在技术上还不能真正实现两种语言之间较完美的对译。从语言层面来讲,文言文已不是鲜活的口语,汉代以后,文言文就变成了一种仿古的书面语言,要想具有权威性,翻译时还需从古书中寻找依据。

“如果想学文言文,没有捷径,就是去读古文,熟悉经典,翻译的时候去古文里找例句。”他补充道,“等到有一天,科技发展,人工智能产生突破,大型语料库建设完善了,或许能够部分程度上实现现代文与文言文的对译。但就目前来看,这些翻译软件更多意义上是娱乐性工具,也就不必苛责其翻译的严肃性了。”(记者 李红艳 实习生 王蓁)

安顺制作工服

梧州西装制作

牡丹江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