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正利率为什么这么难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4:00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从2010年4月开始,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负利率时代。利率市场化的呼声越来越高,但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迎来一个正利率时代?

谢国忠说,地方政府无法负担一个实际的正利率,如果利率上调,土地泡沫会破裂,因此正利率将是一个漫长的渐进过程。

主持人:李南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环球资讯主播

嘉宾:陈道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

推荐阅读

夏斌 国务院参事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李南

存款利率市场化或导致利率大战

李南:从2010年4月开始,我们经历了新一轮的负利率时代,当月CPI是2.4%,而一年期存款利率是2.25%。经过数次加息之后,目前一年定期利率是3.25%,而今年3月份的CPI指数已经到了5.4%。利率市场化的呼声越来越高,什么时候能够迎来一个正利率时代?

夏斌:改革开放30年来一直在不停地追求利率市场化,到现在债券利率已经可以上浮。我们很难突破的是存款利率的市场化。

李南:就只是剩下存贷利率。基本上其他全都市场化了。

陈道富:存贷款是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主体,是最核心的东西,它的市场化可能会对金融体系最正统最主体的业务造成一定的冲击。

夏斌:货币市场利率、债券利率毕竟涉及面小,而存贷款市场跟大家都有关系。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发生了利率大战,就是互相抢存款,拼命提高利率。那时银行对于成本和风险、破产是没有概念的。

存款利率完全竞争就意味着有风险,说到底就是有一些金融机构输光了要破产、要退出。银行那么多储户怎么办,存款保险还没有建立起来。

陈道富

夏斌

存款利率也可区间浮动

李南:一定要把配套制度建立起来之后才可能来做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那要怎么开始做呢?

夏斌:当前可以先浮动一下。CPI比较高,负利率;银行资金又紧,利率不能市场化,银行为拉到存款就送东西,变相提高利率。

李南:很多的银行都在变相送金条、手机的,或是塞红包,比比皆是。

夏斌:与其如此,不如适当放松。像贷款利率一样给个区间。

李南:我记得茅于轼曾经说过,真正的市场利率就看地下钱庄的利率。那目前地下钱庄40%的利率就是一个市场化的利率吗?

夏斌:这个也不尽然,因为主体都管制了,资金紧的时候,外面的利率就要提高,提高的幅度有时候要超过完全放开的平均值。

陈道富:所有压抑的需求都在周边释放,所以这个市场不是一个完全的市场,是一个被扭曲的市场。

李南:2008年的调研显示,当时最高的民间借贷年利率到了130%。

李南:那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参考指标?

陈道富:其实只要高于通货膨胀,老百姓基本就认可了。

夏斌:一个经济体要稳定地发展,就要想尽办法发挥正常的金融对资源配置的作用,保持正利率。

低利率政策隐含“阴谋论”

李南:谢国忠说,地方政府实际上也无法负担一个实际的正利率,他们的债务是收入的3倍甚至5到10倍,所以希望高价出售土地。如果利率上调,土地泡沫会破裂,那么这是一种阴谋论吗?

夏斌:客观上负利率是有利于地方政府的项目和国有企业大量不计成本的投资,但在政府的决策上即主观上,中央其实还要考虑物价问题,增长问题,特别是要考虑负利率的程度。

陈道富:只要是紧缩的政策,都会对地方融资平台造成很大的压力。

夏斌:这就是利率市场化的本质意义。但是发展有维稳的问题,要稳定就是不把地方融资平台一下子整顿到位,让你慢慢消化,与此同时市场机制要发挥作用,这是个渐进过程。

利率政策制定首要考虑CPI

李南:利率政策制定需要考虑哪些因素?都怎么排序?

陈道富:宏观经济的稳定是第一的。这个阶段我觉得CPI应该排首位,第二个是经济增长。

李南:那么银行的风险承受能力,大企业跟地方政府的利益排在第几位?

夏斌:首先要保证CPI,保证老百姓的利益,保证合理配置资源的这种机制。外面热钱多,应该想尽办法用市场的、行政的、税收的手段来拦截,必须形成高压政策,我认为这方面还不够。增长问题,地方融资平台问题,和CPI是一个统一的问题。保持了正利率,资金就紧了,对地方融资就是压力了。

夏斌:随着进一步的市场化,银行的压力是越来越大。银行现在是利息收入为主,慢慢应该发展非利息收入。

李南:利率市场化一定会带来存款利率的上涨吗?

夏斌:主市场的利率肯定上涨,但不会涨到民间利率那么高。所谓市场化就是涨跌。

李南:有上有下。

哪些原因会引起过敏性皮炎

上海手癣的治疗花的钱需要多少

白癜风疾病的成因有哪些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