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土豆网王微30岁我才懂得品味美食和景观

发布时间:2020-02-11 06:55:45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即便作为一个普通人,王微的生活也让人羡慕。这位土豆网的创始人兼CEO,曾用两个月孤身驾车行遍美国40多个州,曾徒步攀登乞力马扎罗,也曾骑1200公里自行车从西藏到加德满都。

他说自己的性格“不安分,好奇心重”。19岁去美国留学之后,他分别在纽约、华盛顿、巴尔的摩、巴黎、北京、广州、上海、杭州等城市居住过,“每个城市都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他自由而率性,“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像穿上紧身衣,喘不过气来”,于是收拾行李便出发。他又是典型的文艺青年,1997年底,23岁的他在华盛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写小说,这12万字的《等待夏天》,在十年后成为他的小说处女作出版。

身为互联网产业的风云人物,王微并没有商务人士的沉闷谨慎。因阅历无数,谈资丰富而有趣,到任何场合都游刃有余。在轩尼诗X.O“赏深·越慕”名人私房菜的宴席上,受邀出席的王微第一次与大厨合作创意菜。当他挑中自己最喜欢的海鲜、鹅肝等食材时,事实上,也是挑出了自己人生经历中与食物相关的难忘片段——童年时,他最惦记母亲做的“西施舌”,用滚烫鸡汤一淋,鲜而不腻,是“记忆里最好吃的一道菜”。20岁在纽约,他认识一位热情的老教授,每周带他去吃两三家餐馆,尝尽各国美食,“但那时候太年轻,没经验,对美食完全没有体会”。他在美国吃过无数次鹅肝,“每次都是食不知味”,甚至一度厌恶这种肥腻的食物。几年前,他重回法国,在一家小餐馆吃到一块蛋糕一样方正的鹅肝,“忽然才发现鹅肝的美味。”

“差不多要到30岁,我才懂得品味美食,品味人文景观。”王微觉得,享受美食、美酒,与欣赏建筑、绘画、艺术一样,都需具备一定的阅历才能甄别品鉴。正因如此,他更愿意将时间花在行走与阅读上,让视界多一些色彩。

城市在王微的眼里,是“钢筋混凝土的峡谷和车的河流”,每隔两三个月他就要出外旅行一次。有时候,他会带着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前往土耳其,深度游历这个国家。有时候,他完全放松享受美景,去京都拍樱花喝清酒,或去箱根泡温泉,在博客里写下“身后是绿树的山,水汽袅绕,头顶浇着一股竹筒里流下的泉水”的句子。

在上海,他看话剧、看艺术展、看电影、听音乐会,读历史、文学、艺术的各类杂书,保持每周读书1至2本的速度。他的博客几乎就是一片文艺领地,既有世界各地的摄影小品,也有些短而精妙的文艺评论。

王微有很多老外驴友,一帮人总在周末时集体驾车出游,寻找一些稀奇古怪的去处。王微感叹:“人都有点近视。要了解生活一些出彩的地方,还需要请教这些游手好闲的非原住民们,尤其是一天到晚到处打探哪儿好玩的这些好奇心尤其重的老外闲人们。”

在一种被固定的、多少有些焦虑急躁的世界中,王微用自己的慢节奏生活着,慢慢地行走、阅读、体会与思考。

第一财经日报:第一次独自驾车游美国时,是什么动因?有什么装备?

王微:好像没什么原因。毕业后的某一天忽然意识到,我在工作之前有两个月的时间,不如出去转一圈算了,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带了顶帐篷、一条充气的橡皮艇、摄像机,还有些杂七杂八宿营用的装备,两个月全部在宿营地里待着。

日报:你是一个很随意、不愿意过多规划、喜欢冒险的人?

王微:规划当然也要,但我更希望看到新的东西,看到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生活。有些全新的东西你最好试一试,否则你永远不知道答案的。

日报:旅行对你的性格、做事方式与世界观是否造成一些影响?

王微:我看过许多由人类造出来的伟大城市与建筑,也看到很多旧城市的废墟,比如缅甸、土耳其、埃及与希腊的古迹。我会觉得,人可以在世界上造出许多引以为豪的东西,但另外一方面,也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古往今来那么多伟大的人,留下许多伟大的作品,但仍有绝大多数被泯灭被遗忘,哪怕我们能看到的废墟,都只是极少数。所以我的世界观也很简单,就是尽力在有时间有精力的时候,创造出让自己自豪的东西,但同时,不要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日报:有人说,不管再忙,别人眼中的你都是一种举重若轻的状态,任何事情在你身上不会造成负担。

王微:我觉得,无论再怎么大的事情,如果你翻开历史书,看看古往今来这些人都会放松下来。对我来说,历史是非常重要的。我看很多历史书,看人物传记,觉得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常常是生死之间的,再看看我们今天,有多少事情是生死之间的呢?所以我觉得,很多事情我们一定是努力把它做成,但如果太焦虑、太把它们当回事,那完全把自己放到了一个自以为是的地步。

日报:旅行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王微:我叫它“离开原地”,旅行是一个满足好奇心的过程,一般在一个国家待十多天,好奇心被满足得差不多了,就会想到回去。我很难在一个地方待太长时间,我在上海已经住了五年多,这是我成年以后待过最久的一个城市,以后我可能会往北京搬。

日报:身为CEO,怎么划分出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王微:我现在做的事情都是我想做的。有人问我,一天工作时间有多长?对我来说,只要醒着都算是工作,我们是在做一个创造性的工作,不是去流水线上做拼接的,所以我平时的脑袋里都是工作。

日报:什么时候算是你的假期?

王微:我也没什么假期可言,有时候闲着也没人理我,我也不用申请年假。想休息的时候就休息,顶多跟董事会汇报一下,买好保险单就好了。反正出什么事公司会收到保险费。

我们骑车去西藏也是一个念头。一个哥们儿说没什么事情,不好玩,我们就想要不要租架飞机去北极看北极光,又觉得这个比较无聊。后来才想到骑自行车从拉萨到加德满都。没想到这一路上要经过十几个山口,每个山口都是海拔5000米以上。总共骑了差不多三个星期,到第三天时,我的左膝盖就已经不行了,一路上每天要不断擦药膏,要不断吃止疼药。但是无所谓,我们就这么上了。

中山注册公司时间

深圳代理记账税务

广州筹划税务网站

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