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拥有不羁的心的创业者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8:18:30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都说创业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一旦选择了创业,就意味着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话是这么说,但是真正能做到这点的中国企业家,实在是屈指可数,而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就是这么一位喜欢折腾的创业者,最近,他又“跑了”,跳槽到锤子科技当总裁。

·彭锦洲的早年经历·

彭锦洲又跑了!这次,他要去锤子科技当总裁。

不过,相比之前离开华为加入汪峰FIIL耳机时的高关注度,这次就显得低调多了。实际上,几个月前,他就已经是锤子科技的顾问了。彭锦洲之所以对这件事比较低调,很可能是他当时从华为离职之前签了竞业禁止协议,如今还在协议有效期。

不知道是因为被老战友吴德周拉拢入伙,还是被老罗的情怀打动,反正,彭锦洲这次又用实际行动,完美地为自己的名言“所有的创业,都源自一颗注定不羁的心”加注。

不羁,是彭锦洲对自己的评价,也为他多次出走做了最好的解释。就像他第二次离开华时,所写下的一样,“生命于我就是一条蜿蜒的河流,有时平淡如镜,静水潜流。有时激流澎湃,汪洋恣意。即便穿越冬季,伴随坚冰和皑皑白雪,坚冰下依然是一颗不羁的心,向前缓缓流动。”

一切,虽在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因为,彭锦洲有“前科”,还不止一次。

据他回忆,他当年加入华为的经过就像在屏幕里多次出现的桥段:某演员接受采访时说,他陪人去面试,应试者不中,他被一眼相中,从此改变了人生。

1993年,20出头的彭锦洲刚刚大学毕业,跟随当时南下的热潮,来到深圳寻找机会,那时,他对未来没有太多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在哪。

有一天,他的一位朋友要去华为面试,就拉着当时还没有找到工作的彭锦洲去壮胆。当时华为在南山深意工业大厦五楼,从深圳市区坐中巴到那里要一个多小时。他们两人从亿利达站下来,探头就看到深意工业大厦就在前面。大厦楼顶有一个标牌,是繁体字的“华为”。

他跟着朋友走进华为五楼的办公室,室内玻璃上贴着大红的标语“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中国要富强,唯有靠自己”。这些话就如同深圳炽热的阳光,一下点亮了内心深藏的家国情怀,他对华为的好感油然而生。

彭锦洲临时决定参加面试,有趣的是,他的朋友没有通过,反而他自己进去了。2015年离开华为时,他这样形容那一天的感受,他说,“一个人的一生中,一定有最美好的一天。我的那一天,绝对最美好。”

加入华为的每天,彭锦洲都忙得不可开交,生产、品管、计划、商务、行销、定价、销售管理、组织设计、企业策划,什么都干,什么都尝试。加班也是常事,哪怕是台风来临时也风雨无阻上班加班到半夜时分才回到宿舍。那时华为的宿舍没有空调,蚊虫狂多,碰上闷热的夜晚,只好在白纱帐里一手狂摇芭蕉扇一首举着厚厚的文档瞎啃,近乎赤裸地度过一个个燥热的夏夜。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三年,他被派到哈尔滨,在黑土地上度过了直面市场的几年。东北人是出名的能喝爱喝,每回陪客户都喝得半瘫,他颠簸着回到家,手里拿着钥匙就是半小时都开不了家门。有一次,为了挽回合同,在冰天雪地里狂奔七小时,看着路上车祸连连,尽管胆寒,仍要继续狂奔。他说,“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是他在华为七年的概括。

都说创业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一旦选择了创业,就意味着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话是这么说,但是真正能做到这点的中国企业家,实在是屈指可数,而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就是这么一位喜欢折腾的创业者,最近,他又“跑了”,跳槽到锤子科技当总裁。

·彭锦洲的华为岁月·

很多人不羁归不羁,一说到要折腾,一想到充满未知的未来,还是宁愿选择安于现状,毕竟成本太高了。但是,彭锦洲这个人,生性“听从内心,热爱折腾”。

在华为度过了激情燃烧的7年,到了2000年,彭锦洲在采购负责OEM/PCB专家团,这时,他感觉生活又趋平淡。当他觉得自己到了一个瓶颈时,内心的小猛兽就挠得难受,他开始萌生了一些想法。

有一次,他见到李一男,那时李一男已经从华为辞职,创办港湾网络。李一男向他说起数据通信的未来远景,给他勾勒了一个很大的梦想,最后,李一男问他“要不出来干?”虽然,彭锦洲当时压根就没有听明白李一男说的技术方向上的东西,但是李一男画的饼足够大,一下子就勾起了内心的不羁。

于是,彭锦洲抱着“世界这么大,最多犯点错,我,想去试试”的念头,扎进了港湾网络担任副总裁。刚到港湾的时候,看着开始蓬勃的势头,又一下子觉得回到以前的华为,那种一切从零开始的激情。随后,港湾步入正轨,营业规模突飞猛进,一下子突破十亿,三年的时间里就成为东北宽带设备最主力的供应商之一。但是,由于与华为有竞争,在华为的穷追猛打下,再加上战略失误,港湾一下子跌入深渊。

2006年6月,华为收购港湾网络,李一男回到华为,港湾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经过那段黑暗岁月血与火的日子,彭锦洲总结为“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一年后,他也回到华为,负责企业业务、无线业务。

刚回到华为时,他感觉公司大了,更规范了,但似乎少了一些温情,也有了些许的陌生。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感慨,又得进入高强度的工作。2013年,华为荣耀业务部成立,他负责终端公司的渠道体系,这是人生的转折点。当时余承东顶着压力,带领他们坚持做手机。三年间,荣耀系列一款产品从两万台,几十万台,到近千万台。销售额从几百万美元、到二十多亿美元、甚至五六十亿。一下子就把华为推进了互联网手机的行列。

一直以来,彭锦洲对于互联网都存在着莫名的兴趣,当初当李一男说“会以全新的方式将数据通信做大”,他相信了,但港湾没成功。当余承东说“互联网是做手机的一条新路”,他也相信了,没想到荣耀成了。所以,荣耀业务的成功,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巨大力量,不羁的内心又有了投缘之所。

这还不够,我还想再做点儿事。所以,他再次离开了华为。

都说创业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一旦选择了创业,就意味着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话是这么说,但是真正能做到这点的中国企业家,实在是屈指可数,而华为荣耀前副总裁彭锦洲就是这么一位喜欢折腾的创业者,最近,他又“跑了”,跳槽到锤子科技当总裁。

·彭锦洲的人生转折·

2015年,彭锦洲正好是45岁,在华为内部,45岁是可以申请退休的。但无法想象如果不做事,彻底闲下来的状态,所以,他决定辞职创业。

当时,他跟老搭档刘江峰提出来,刘江峰的反应是一句粗口“MD,你也想出去”。其实,这时刘江峰已经离开华为,加入酷派了。彭锦洲调侃刘江峰离开华为是“时光未老,理想还在”,而他自己属于“听从内心,热爱折腾”。

只不过,刘江峰刚辞掉华为荣耀总裁职务时,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总被人追问:“为什么离开华为?”为了省事,他只好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写下3000多字的文章,以表明“时光未老,理想还在”的志向。

而作为老搭档的彭锦洲,辞掉华为荣耀副总裁时,就几乎“无人问津”了。尽管他也依样画葫芦,在微博上发声,“世界这么大,最多犯点错,我,想去试试”。但意外的是,大家都默契地不追问。

也许,对于彭锦洲的离开,大家已经不陌生了。

从华为出来后,彭锦洲还是没有想好做什么,他就去当时在做投资的吴世春他聊天,让他帮忙想想有什么好的方向可以介绍。那天聊完以后,吴世春邀请他参加晚上的饭局。在那个饭局里,他就见到了汪峰,当时聊的话题很发散,聊到耳机这个方向,汪峰告诉他也想做耳机。

那次聊完以后,他们又继续聊了几次。突然有一天,汪峰给他打电话,“老彭,我看了你的一些经历,觉得特别合适。要不咱们一起来干这件事?”但是,一开始彭锦洲还是有所顾虑,毕竟他听过汪峰的歌不到五首,对汪峰不了解,而且还怕汪峰没有时间兼顾这么多事情。

但是,汪峰告诉他:“老彭,你放心,我一旦决定做这个事情,就一定做到最好,不然我就不做,我丢不起那人。”于是,彭锦洲就以CEO身份加入汪峰FIIL耳机的团队。就像他当年被华为的标语、被李一男的梦想、被余承东的愿景打动一样,往往一句话,就能勾起他内心的不安分。

彭锦洲加入FIIL后,两个世代多款产品的先后面世。在经历了一代产品的高话题性后,FIIL的发展也逐渐走向稳健,销量在2016年突破了10万台。

奇怪的是,今年3月,彭锦洲以身体原因从FIIL离职加入锤子科技。作为70后,其实已经不年轻了,他的板寸头上也生了白发。就算他再有一颗热爱折腾的心,也抵不过身体的诚实,毕竟创业不同于当高管。他自己曾说过,“相比创业,做高管还是比较轻松。”

目前来说,锤子科技是他不错的选择。只不过,有着一颗不羁的心又热爱折腾的彭锦洲,应该还会继续折腾下去吧。

中央空调风冷热泵全热回收机组

上海徐汇区毕业合影拍摄

广元市木栈道立柱梢木木材

除四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