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夺命旋耕机依然众说纷纭裂稃雀麦

发布时间:2020-10-18 18:42:41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夺命旋耕机”依然众说纷纭

核心提示:产自安徽全椒的神山牌1GLZ-100型旋耕机(零部件)堆放在长兴盛公司仓库内新洲区农机局副局长叶金喜长兴盛公司:不管哪款旋耕机,质量都没问题1月5日中午,记者再

产自安徽全椒的神山牌1GLZ-100型旋耕机(零部件)堆放在长兴盛公司仓库内

新洲区农机局副局长叶金喜

长兴盛公司:

不管哪款旋耕机,质量都没问题

1月5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农机技术推广站时,该单位大门紧锁,同在一个大院办公的新洲长兴盛农机有限公司的大门左侧墙面上贴着一张温馨提示,称2014年新洲区农机购置补贴工作已经告一段落。一名女性值班人员隔着大门告诉记者,工作人员都下班吃饭去了。

下午1点半,记者再次赶到时,长兴盛公司工作人员周连兵打开了大门。在农机推广站站长办公室,周连兵说原先的罗站长身体不好,一只眼睛睁不开,现在正在养病。目前负责站内事务的吕站长上午因为身体不适也在打针。在长兴盛公司仓库内,仍有几台铭牌上标着安徽全椒富民机械有限公司神山牌1GLZ-100型的旋耕机堆放在角落,不过由于未组装好,难以看出具体模样。

谈起涉事的旋耕机,长兴盛公司临时负责人江海英告诉记者,当时仓库里进的货有安徽全椒的,也有其他厂生产的,但不管哪个厂的,都是有三证的合格产品,质量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罗长生:

长兴盛的旋耕机都是全椒产的

1月5日下午5点11分,记者通过电话与罗长生取得了联系。罗长生在电话里说,他正在同济医院,准备住院进行血管瘤手术。他坚称,长兴盛公司自2012年以后就没有进过别的品牌的旋耕机,全部都是全椒产的,不清楚厂家和佳鹏公司为何这样说。他强调:“退一万步说,罗清利的死亡跟产品质量没有关系,主要是人为操作不当造成的。”

罗长生还告诉记者,自己很早以前就申请辞去站长一职,之间恰好发生了这一起旋耕机致死案件。另外,他对长兴盛只是做技术上的指导,并未拿过一分钱,大家称呼他为“罗经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1992年至1997年当过农机开发公司的副总经理。

记者注意到,对于此事,网友们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网友“老宋”说:“不是个别问题,已经很普遍了,就要引起重视从源头抓起,设计要人性化,操作要简单,安全系数要高,出了这么多事故了,你们还说不是机器的问题!难道真要绞到你们自己的亲人,你们才能体会到么?”

网友“转身微笑着落幕”似乎是一位熟悉农机操作的人,他在文章中评论道:这种旋耕机根本就不安全,如果农民倒车忘记挂空犁刀挡的话,后果很严重,我一般操作的时候不安装支座,耕田的时候跟着跑,转弯和倒车一定要挂空刀挡。

也有不少网友认为,人为操作问题比产品质量问题更值得思考。荆州网友“一世专属”针对网友间的争论说:“我是农村种田的,这种农业机器我用十多年了,关键是操作问题,机器不动时必须停止旋耕机,出事都是拖拉机停止前行时旋耕机还在转动,90%是人为操作问题!”

新洲区农机局:

刀片少质量轻

不等于“劣质农机”

1月5日下午两点,记者来到新洲区农机局。该局副局长兼新闻发言人叶金喜坦言,之前一直拿着省市农机部门的调查结论与家属沟通,认为事实不存在太多疑问。但看了武汉晚报的报道后,才第一次了解到厂家和佳鹏公司的说法,鉴于目前掌握的信息无法判断这两款产品是否存在差异,局里决定对此事做进一步调查。

不过,叶金喜一直强调,这台旋耕机从销售程序、运行办法到管理手段都很规范,三证齐全。另外,长兴盛公司作为该区农机销售服务的一个窗口单位,区农机局不可能允许在眼皮底下存在作假的情况。

另外,针对家属提出的“旋耕机刀片数量及重量与标准存在差距,推测可能是台伪劣产品”的说法,叶副局长给出解释,刀片越少安全性能应该越好,质量越轻则负荷越小,不能笼统地与“劣质农机”划等号。

就原农机推广站站长罗长生的兼职和离职问题,叶金喜称,罗长生近来已经两度中风,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辞去站长一职也是无奈之举,与此次旋耕机事件没有任何关系。“他1月5日还跟我请假,说今天要去武汉看病,刚刚我跟他通过电话,医生要求他住院治疗。”叶金喜说,省里面有明文规定不准在职官员办企业,长兴盛属于独立的民营公司,罗长生在农机推广系统几十年,有很丰富的经验,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在公司挂个名,方便做生意,没有拿过公司一分钱。

长兴盛公司临时负责人江海英也表示,罗长生没在长兴盛领过一分钱工资。

1月5日晚上,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远在上海的罗小平,对叶金喜的说法,作为事故死者家属的罗小平很不以为然:“即使没有在公司拿钱,罗长生当经理也不合法合规吧?谁又能担保他没有拿公司的一分钱呢?”

罗小平:

现在才体会到

“子欲养而亲不待”

罗小平1月5日通过网络看到了本报的报道,他说有了舆论的支持,自己维权的信心更足了。

8个月前,收到父亲噩耗的那一刻,罗小平在上海的地铁里放声痛哭。当天晚上赶到麻城老家后,他一头跪倒在父亲遗体前,当看到父亲入殓时都没件像样的衣服,罗小平心如刀绞。“刚开始工作时压力很大,总想着以后再孝敬他,现在想想真是后悔,这大概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吧。”

罗小平共有兄弟三人,他和哥哥罗望平都上过大学,毕业后在上海闯荡,弟弟罗亚平只读过小学,后来也跟着去了上海。为了养活一大家子,罗清利生前从事大量的农副业,除了几亩西瓜和几亩芝麻,还圈养了几十只羊。由于三个儿子均已经成家立业,罗清利已经打算给自己和老伴攒养老钱了。

不幸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为了安抚母亲王枝秀的情绪,罗小平特意让妻子毛丽辞去了上海的工作,回老家照顾老人。“父亲身上的遗憾已经无法弥补,只图母亲能够安享晚年。”罗小平说,他打算也辞去现在的工作,回老家陪伴母亲。

8个月过去了,王枝秀仍会常常看着罗清利的照片发呆。

1月5日,“夺命旋耕机”引出的一串悬疑经本报报道后,引发连锁反应。此前,由于生产商安徽全椒富民机械有限公司、一级经销商湖北佳鹏机电有限公司先后否认涉事旋耕机为安徽全椒所产的神山牌1GLZ-100型,导致家属对于湖北省农机安全监理总站等部门的调查结果产生质疑。1月5日下午,新洲区农机局通过本报报道了解到这一最新情况后表态,将展开进一步的调查,力争还原事实真相。而已经离职的原新洲区农机技术推广站站长罗长生表示,涉事旋耕机就是神山牌1GLZ-100型旋耕机,厂家和湖北佳鹏机电有限公司出现这样的说法,可能是为了规避责任。

郑州做无痛人流多少钱

河南治疗痛风的专科医院

哪家医院治疗包茎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