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珠宝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锤子食言降价互联网手机难破性价比魔咒

发布时间:2020-01-15 01:07:08 阅读: 来源:珠宝秤厂家

高调宣讲自己“不在乎输赢”的罗永浩这次食言了。在锤子手机SmartisanT1发布四个多月后,锤子科技宣布将于10月30日开始全面降价,不仅先期发布的3G版的T1的售价暴降千元,连刚刚开卖没多久的4G版也同样价格跳水。此举当然引发了轩然大波,曾经为了老罗情怀高价埋单的死忠粉被狠狠伤了一回心,而从锤子手机诞生之初就坚持唱衰的业内人士则奔走相告,好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但是,这种幸灾乐祸实在没什么必要。对于高歌猛进的国内手机产业而言,一家厂商的成败算不得什么大事儿;但对于正在全面崛起的互联网手机而言,锤子的无奈“降价”则提出了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在互联网上卖手机就真的只能玩“性价比”吗?

锤子之败 供应链“硬伤”是关键

对于此次降价,罗永浩给出了官方的说法。他表示:“SmartisanT1发布后,由于不能很快搞定供应链出现的问题,我们用了足足4个月才实现正常产能,错过了产品的销售黄金期(数码新品的关注热度通常只能维持3个月左右),所以现在选择降价销售。”而对于T1发布时定出的高价,罗永浩并不后悔,在他看来“我们的问题是生产,不是定价。”

如此说法并非没有道理,即使同为国产手机,今年vivo、OPPO在3000元以上的价位上仍然推出了不少热销机型,而最近华为发布的Mate 7号称订购量超200万台,其售价也逼近3000元大关。“其实以目前国人的消费能力而言,各个价格档位的智能手机都有相应的生存空间。如何在高价位市场找到自己的位置,则需要产品、渠道、营销等多方面能力的整合。”Reational AB的分析师黄淞向记者表示,互联网手机品牌往往在营销和渠道方面有着成本或者人才优势,但在产品力上则普遍存在短板。

“甚至连小米这个互联网手机中的成功案例,在起步期同样存在产能爬坡、良品率不足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小米手机的内部人士也直言,作为跨界厂商,刚开始进入手机硬件产业时也曾经遭遇了多种挑战,即使有以周光平为代表的顶级硬件团队,整个磨合成熟期也相当的长。也正是因此,小米董事长雷军才一度坦承“从小米4开始,我才算是真正会做手机了。”

“现在的手机行业看起来门槛不高,但要想打造精品、爆品,产业链上游的资源和技术方面的积累都不可或缺。”黄淞表示,如果缺乏这些元素,互联网手机厂商仅仅依靠强势营销和渠道成本的节省,其实很难成大事儿。“其实不仅仅是锤子,这两年转型互联网的手机品牌其实并不少,但真正红起来的也不过小米、华为荣耀、酷派大神、一加手机等的寥寥几家。”在黄淞提及的这几个品牌中,除小米外,荣耀、大神、一加的背后其实都有着华为、酷派、OPPO等老牌劲旅在作支撑。

提价困难 只因“天时”已变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走红了的小米、荣耀、大神、一加等互联网手机品牌,在产品定价方面也远没有锤子“激进”。以几乎和锤子手机同期发布的一加手机为例,其产品发布时尽管采用了“高通骁龙801处理器+3GB内存+双4G+5.5英寸全高清屏”等当时顶级的配置,但仍然定在了1999元的较低价位。至于荣耀、小米、酷派等品牌,其产品线虽然更加丰富,但基本也是主打2000元以下的市场,甚至以红米、荣耀3C、大神F1为代表的产品更是在将主战场放在了千元以下。

为什么它们不像锤子一样尝试定高价呢?“这和互联网手机模式首创者小米有一定的关系,小米本质上是互联网厂商,先有MIUI后有手机硬件,雷军的想法是成本定价,服务增值,所以小米手机、红米手机在刚开始都没有直接想在硬件产品本身上赚钱,而是希望借助硬件的快速普及形成用户规模的快速扩张,所以定价上十分突出性价比,甚至有赔本赚吆喝的嫌疑。但从实际市场反应来看,这种做法的确抓住了用户的痛点,尤其是抓住了手机用户从功能机向智能机大规模迁徙的时间窗口,所以大红大紫了起来。”战国策分析师杨群表示,小米的成功在无形中也为互联网手机树立起了一系列价格标杆,这导致随后进入这一市场的厂商大部分采取了“没有更高、只有更低”的做法。“这其实并不代表整体手机市场的价格承受力,实际上在传统渠道3000-5000元的手机仍然不少,但互联网上买手机的用户群体可能对于价格更加敏感些,或者说更加看重性价比,所以厂商们打造互联网手机品牌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性价比路线。”杨群称。

不过,杨群同时也表示,这并不代表着互联网手机就一定不能卖高价,锤子手机刚发布的时候攒过数万订单,甚至一天就有几千人付款就足以说明其“情怀”营销的路数还是有受众的。“但因为产能问题,锤子没能将用户的热情转化成销量,错过了好时机。”杨群表示,2014年是智能手机市场高速变化的一年,上游供应链方面的硬件跨越式创新放慢,导致智能手机尤其是Android智能手机的同质化问题日趋严重,不仅是锤子手机卖高价消费者不能接受,即使是三星这样一年花数十亿美元做广告的“头牌”在高价位的S5、Note 4等产品上也碰到了销售遇冷的问题,近期甚至传出了将会全产品线降价20%的消息。“这证明智能手机市场的快速普及期正在进入尾声,用户从无到有的阶段开始过去了,现在消费将会更加理性,要货比三家,比配置也要比价格更要比服务。”杨群称,这种“天时”的变化或许才是“天生骄傲”的罗永浩不得不低头的根本原因,而主打价格敏感人群的互联网手机在这种大环境下未来恐怕也很难实现“逆市涨价”。

南方日报记者 程鹏

(责任编辑:HN666)

名医汇

医生在线咨询

挂号服务平台怎么预约

名医汇

相关阅读